您好,欢迎来到派智库! 手机版|微博|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派智库

今天是:

主页 > 评论 > 大事周报 > 【2018•第3周】多地下调经济数据 高质量发展阶段数据“挤水分”或成趋势

【2018•第3周】多地下调经济数据 高质量发展阶段数据“挤水分”或成趋势

发布时间:2018-01-19 作者:派智库 来源:中经网竞争情报中心 浏览:【字体:

多地下调经济数据

1月11日,天津滨海新区两会消息,在更改统计口径(注册改为在地)、挤掉水分后,滨海新区2016年地区生产总值调整为6,654亿元,2017年预计为7,000亿元,同比增长6%。天津滨海新区给出的理由不仅有挤水分,还包括更改了统计口径。此前的1月3日,内蒙古自治区坦诚,自治区政府财政收入虚增空转,部分旗县区工业增加值存在水分。调减2016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530亿元,占总量的26.3%。调减后,2017年全区一般公共预算收入1,703.4亿元,比2016年公布数据下降14.4%,剔除虚增空转因素后同比增长14.6%;经过初步认定,应核减2016年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2,900亿元,占全部工业增加值的40%,2016年地区生产总值基数也相应核减。此外,2017年初,辽宁首次公开承认2011年-2014年财政数据存在造假问题。为挤掉水分,辽宁2015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比2014年下降达33.4%。近一年时间已有三省份因为统计造假而核减调整了往期经济数据。统计数据掺水问题并非仅仅存在于上述三省份中。2017年12月,审计署公布的一项数据显示,云南、湖南、吉林、重庆4个省份的10个市县(区)虚增财政收入15.49亿元。海通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姜超指出,存在问题的省份具备某些共性:首先,这些省份大都经历过经济高速增长时期,但近些年由于新常态下经济增长动能的切换,显得后劲不足,经济增速也纷纷回落。随着这些省份增长的后劲不足,可以观察到在每年地方政府工作报告中,给出的GDP增速目标也是一降再降。其次,这些省份经济发展过于依赖投资。而投资拉动经济面临资金来源的问题,因此这些地方政府举债规模普遍偏高。如2016年辽宁和内蒙古两省地方政府负债率分别达38%、31%,排名位居全国前列。最后,宏观微观数据出现背离。比如辽宁2012年GDP和财政收入增速在短暂下跌后迅速企稳,甚至有所回升,而工业企业利润增速却全年保持负增长。姜超认为,下修的影响有两方面,一是短期经济承压,修复需要时间。经济数据下修势必对短期经济形成冲击。以天津和内蒙古为例,2016年下修部分占到全国GDP的0.8%。若算上此前下修和已点名的辽宁等7省市,2016年GDP占全国比重将达到17.6%。要经过长期的调整才能缓慢恢复。二是债务压力上升,倒逼财税改革。但经济和税收数据下修削弱了偿债保障,令地方债务压力上升。GDP下修后,天津、内蒙古地方政府债务/GDP均显著上升。在有限的财政收入下,传统依靠举债支持工业投资大幅扩张的模式已难以为继。而推进财税改革,扩充地方税源,显得刻不容缓。此外,多地也调减了2017年预算收入目标。重庆市财政局公布的2017年市级财政预算调整方案显示,重庆市市本级收入预算从年初的871亿元调整为835亿元,调减36亿元。重庆市财政局解释,主要是落实财政部关于提高收入质量、降低非税收入占比的要求,加之受中央取消停征20余项行政事业性收费等政策性调整因素影响,下调非税收入增长预期。不仅是重庆,湖南省多个市县也主动调减2017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目标。一位地方财政人士表示,一些地方领导为了追求数字政绩,往往在年初将预算收入定得偏高,而财政部门为了完成收入任务会采用空转方式来虚增财政收入。近些年受经济增速放缓和减税力度加大,当地税收收入占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比例下滑,在当前收入形势没有好转情况下维持高基数增长难以持续,因此主动调减收入目标挤压水分是理性的做法。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杨志勇表示,上述地方调减2017年财政收入目标的一个主要原因是提高财政收入质量,即压缩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中的非税收入规模,因为这部分收入地方灵活操作空间大,而税收收入规范,因此非税收入规模下降,意味着财政收入质量的提高。上海财经大学公共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范子英分析,地方为何主动核减财政经济数据主要有以下几个原因:一是地方财政压力突出的问题。和GDP数据不同,财政收入数据牵扯“真金白银”。地方财政收入数据报得越高,上缴中央的部分也越多,实际留给地方自己的就越少。因此,虚报数据会加剧地方财政压力,最严重的情况是出现财政亏空,收不抵支。二是争取中央财政补贴。据《人民日报》报道,辽宁省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曾指出,财政数据造假问题,不但影响中央对辽宁省经济形势的判断和决策,还影响到中央对辽宁省转移支付规模,降低了市县政府的可用财力和民生保障能力。范子英预计,地方核减财政收入数据的直接后果是,那些预算列收列支逐一挂钩的预算支出——例如对企业的一些补贴可能大幅缩减,而民生支出等相对受影响较小。三是明年各省GDP统一核算。长期以来,我国各省(市区)GDP由省级统计机构核算,加上“GDP至上”的政绩观驱动等因素,形成各省GDP合计远超过全国GDP的怪现象。各省的GDP增速也整体高于全国增速,例如,依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2016年全国GDP增速6.7%,而依据各省公布的数据,绝大部分省份GDP增速高于全国增速或持平,只有山西、黑龙江等低于全国增速。 织梦好,好织梦

2019年各省GDP统一核算 高质量发展阶段数据“挤水分”或成趋势 本文来自织梦

2016年6月,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三十六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地区生产总值统一核算改革方案》。根据《方案》,各省(市区)生产总值核算由现行的省级统计机构核算,改革为国家统计局和省级统计机构共同开展的统一核算。《方案》明确于2019年实施改革。国家统计局副局长李晓超认为,目前我国地区GDP汇总数据与国内GDP数据存在一定差距,在统计实践上是可以接受,但如果差距偏大,就不利于正确把握各地经济形势,不利于实施科学的宏观调控,还影响了政府统计公信力。GDP统一核算改革将有利于实现地区GDP汇总数据与国内GDP数据的衔接。十九大报告提出“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必须坚持质量第一、效益优先”。在此形势下,我国不再追求经济增长的高速度,而是更加重视有质量、有效益、可持续的发展,要的是以比较充分就业和提高劳动生产率、投资回报率、资源配置效率为支撑的发展。2017年12月以来陆续召开的多省经济工作会议,均对2018年高质量发展做出部署。湖南省委经济工作会议强调,更加注重提高新经济比重,更加注重降低单位GDP的能耗、物耗,更加注重提高创新驱动能力和开放发展水平。海南省委经济工作会议提出,要彻底扭转简单以GDP增长率论英雄的政绩导向,下一步还将取消12个市县GDP等考核。

本文来自织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