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派智库! 手机版|微博|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派智库

今天是:

主页 > 评论 > 世界经济 > 历史的天空,回望一战百年来的监管周期与秩序(二)

历史的天空,回望一战百年来的监管周期与秩序(二)

发布时间:2018-11-12 作者:派智库 来源:未知 浏览:【字体:

  三、全球秩序的更替,强者主导的经济轮回
  
  
中国摘走了自由市场的花朵,却让美国走向了衰败?前白宫首席战略师、特朗普竞选总统时期的核心人物,史蒂夫·班农在今年早些时候到访日本时,曾说:“中国摘走了自由市场的花朵,却让美国走向了衰败”。现实真的如班农所说的这样吗?20世纪80年代之后,随着苏联的式微,在全球范围内已经没有哪个国家能挑战美国的地位,此后,全球按照美国主导的规则与惯例运行。班农口口声声说中国不遵守国际规则,试问,如果中国效仿某些新兴市场国家,全盘接受美国输出的新自由主义理念,中国还能有今天的成就吗?
  
  美国摘走了新兴市场的花朵,却让新兴市场一片狼藉!20世纪80年代里根政府之后,美国所向外输出的新自由主义,在经济制度上推崇市场自由化、企业私有化,在金融领域要求资本自由流动。对于那些认可美国理念的合作伙伴,他们在得到信贷支持和技术支持的同时,还能被动获得民主思想和民主制度这些“先进的”理念。但结果就是,拉美、东南亚、俄罗斯等多个地区和国家,在新自由主义的熏陶下,不仅没能真正强大,反而深陷衰退的泥潭。
dedecms.com

  
  美国主导下的全球货币制度,成为美国持久强大的根基。20世纪80年代,在两次石油危机之后,全球货币制度从黄金本位时代,进入美元(美债)本位时代。这一货币制度的变化,极大地影响了后来全球主要经济体的经济行为。各国积极获得美元以促进贸易发展,而美元储备又用于投资美股和美债,从而形成美元环流。这种有利于美国产业结构站在微笑曲线两端(高附加值产业)的货币制度,有效地带动了美国经济的繁荣。但是,在那些没有战略纵深又深受新自由主义影响的新兴市场国家里,美元环流的涟漪就可能导致他们的经济危机。
  
  美国主导建立了一系列的国际规则。从20世纪40年代末,从美国主导建立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以及签署关贸总协定起,其在全球范围内制定规则、建立标准的努力就没有停过。作为互联网技术的起源地,美国在互联网协议等互联网的底层技术中占据绝对的主导。至今,很多全球范围内的认证与考试,如CFA(特许金融分析师)、美国教育考试服务中心ETS(包括SAT、托福、GRE、GMAT)等,其标准制定方也都来自美国。可以说,里根政府之后的全球化,更像是全球的美国化。 copyright dedecms
  
  不可否认的是,自80年代改革开放之后,中国得到了美国从技术、资金等在内的诸多援助;2001年,中国加入WTO后所获得的巨大成就,也算是在美国主导的国际贸易秩序下实现的。但美国之所以在包括中国在内的新兴市场布局,其核心目的还是为了本国利益的最大化。2018年以来的中美贸易战,表面上是因为两国贸易顺逆差的问题,但背后,则是美国对自己此前建立的全球性秩序的战略调整。当规则的制定者,开始重新调整全球秩序,在其参与者没有能力主导建立新秩序时,在旧有秩序调整的过程中,找到属于自己的新位置就显得非常重要。
  
  四、对未来资本市场的几点思考
  
  
对于债务市场而言,处于债务周期顶部的中国经济,使得债务融资市场进入了存量博弈的时代。高增长与高毛利不再,商业银行的黄金时代已过,一级市场债券、非标承销商之间的竞争无疑将更为激烈。这期间,在客户端,对于大型企业客户的争夺,在业务端,以资产证券化为代表的聚焦存量资产的腾挪,都将成为金融机构投行业务在债务融资市场发力的重点。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相对而言,债券二级市场的性价比无疑更高,从大资管时代到真资管时代,真正具有投资能力的债券投资人将脱颖而出。未来,在合规的基础上,“一二级联动”的模式将成为提升中小金融机构净利的一个重要方式。
  
  对于权益市场而言,从一座山峰走向另一座山峰,总需要先下山、再上山的过程。债务周期的顶部,去杠杆的过程可以很快、也可以很慢,在债务市场真正实现结构性出清(参见我们的报告《巨债之殇》)之前,权益市场很难迎来全面大牛市。但权益的一级市场,并购业务无疑将再次崛起。5年前出现的多元化并购浪潮,导致了如今的一地鸡毛,乱收标的、瞎搞重组,大推非相关产业多元化的企业往往都不成功。而这一次的并购浪潮,赢家将是那些聚焦产业内整合的强者。
  
  金融资产价格的高位、商业银行和地方政府的债务压力,都使得权益投资人更加聚焦企业的基本面,讲故事、炒估值的企业,应该要谨慎。即便市场偶尔被狂热的情绪带起,但寻找有安全边际的标的或许更为重要,这其中,业绩稳健的二线蓝筹、大幅超跌的创业板小票,或许都能成为投资收益的贡献来源。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五、后记
  
  
百年之前,我们还未降生,当那时的人们仰望天空,他们肯定不会预料到,在下一个百年里,人类文明会有如此空前的进步,科学技术不断创新、经济制度不断进步、政治格局不断演进…
  
  百年之后,我们都已远去,当后来的人们仰望天空,他们或许会回忆到,在上一个百年里,人类文明会有如此空前的进步,科学技术不断创新、经济制度不断进步、政治格局不断演进…
  
  今天,当我们仰望天空,历史总是那么的相似、又有诸多的不同。审视这些同与不同,我们似乎可以预见,在未来:金融行业,将会在监管与市场的循环轮回中,日益成长、逐步完善;国家经济,将会在经济学的理论与实践中,持续修正、不断发展;全球秩序,将会在各国之间的冲突与博弈中,更加成熟、日趋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