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派智库! 手机版|微博|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派智库

今天是:

主页 > 报告 > 调研分析报告 > 从华坚集团在埃塞俄比亚的投资看中国企业“走出去”

从华坚集团在埃塞俄比亚的投资看中国企业“走出去”

发布时间:2018-11-08 作者:派智库 来源:国研网 浏览:【字体:

摘要:近年来,中国和埃塞俄比亚的合作走在中非合作前列,华坚集团在埃塞俄比亚的投资被誉为“中埃经贸合作典范”。华坚在非投资的基本经验是充分利用投资地国家的比较优势,积极分享中国工业化的知识和经验,与多方机构保持密切沟通合作。然而,华坚和中国企业在非洲投资也共同面临着投资地国家的治理能力不足、发展基础薄弱、对外投资缺乏国内支持和保障、企业运营管理能力不强等挑战。中国企业“走出去”是一项系统工程。具体而言,一是要遵循经济规律,做好长期谋划和短期对策,不断提升企业竞争力;二是要整合多方资源和力量,建立和完善对外投资的支持与保障体系;三是要加强与部分在非国际组织、第三方国家援非机构、市场化和社会化机构的合作,推动对非投资的共商共建共享。

copyright dedecms

关键词:中非合作,企业“走出去”,埃塞俄比亚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近年来,中非产能合作蓬勃发展,非洲成为中国企业投资的热土。麦肯锡公司(McKinsey & Company)调研数据显示,在非洲的中资企业已经超过1万家,其中90%是民营企业,近1/3企业从事制造业。埃塞俄比亚(以下简称“埃塞”)是非洲第二人口大国、东非第一大经济体,在非洲具有重要影响力。作为一个非能源资源依赖型经济体,埃塞积极学习东亚“发展型国家”和中国的经验,2004年以来,经济保持高速增长,年均增长率高达10%,创造了非洲经济增长奇迹。埃塞是海上丝绸之路的历史和自然延伸,中国已经成为其最大的贸易伙伴、工程承包方和投资来源国,中埃合作走在中非合作前列。华坚集团被视为“一带一路”上的标杆企业,其在埃塞的投资被誉为“中埃经贸合作典范”,得到了两国领导的重视和国际社会的关注。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为全面深入了解华坚集团在埃塞的投资情况,研究中国企业“走出去”的经验和挑战,国际知识中心“国际发展合作”课题组于2018年6月前往埃塞调研,与东方工业园、华坚轻工业城、埃塞投资委员会、埃塞工业部、非洲联盟委员会、英国国际发展部驻埃塞办公室等机构的相关负责人开展了访谈与交流,主要发现如下。

copyright dedecms

一、华坚集团在埃塞投资的概况和基本经验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华坚集团成立于1996年,总部位于广东省东莞市,是中国知名的大型民营企业,主要生产出口欧美的中高档真皮女鞋,年产量超过2000万双,员工数量15000余人。2011年,在埃塞总理梅莱斯·泽纳维(Meles Zenawi)的邀请下,华坚到埃塞的东方工业园投资,并在三个月内投产,一举成为埃塞最大的出口企业。2012年,华坚决定在埃塞兴建工业园——华坚轻工业城,总投资10亿美元,占地面积137.8公顷,建筑面积150万平方米,2015年动工,计划2020年全面建成,将为当地创造约5万个工作岗位。

copyright dedecms

华坚集团在埃塞投资取得了较大成效,为中国企业“走出去”积累了宝贵经验。截至2018年3月,华坚在埃塞拥有位于东方工业园的杜康(Dukem)工厂和位于华坚轻工业城的拉布(Lebu)工厂两大生产基地,雇佣当地员工共计7500人,年产女鞋500万双,占埃塞鞋业出口的65%以上。2012年至2017年间,华坚累计出口创汇1.22亿美元,税收贡献213.14万美元。回顾华坚在埃塞的投资经历,主要有以下三点经验。 copyright dedecms

(一)充分利用投资地国家的比较优势,精准对接当地的产业政策

织梦好,好织梦

第一,利用埃塞的资源禀赋优势。埃塞是畜牧业和皮革原材料供应大国,希望通过发展与此相关的产业带动经济增长。埃塞人口超过1亿,近七成为年轻人,他们迫切需要提高生活水平和获得稳定就业。华坚是劳动密集型企业且对皮革材料有大量需求,在埃塞投资能够充分发挥当地劳工量多价廉和皮革材料丰富的优势,不仅帮助埃塞解决经济和社会问题,而且有效降低企业自身的制造成本。

本文来自织梦

第二,利用埃塞的国际贸易便利。作为最不发达的国家,埃塞享有美国《非洲增长与机遇法案》(Africa Growth and Opportunity Act)和欧盟“武器除外的全面优惠安排”(Everything but Arms)等免关税、免配额政策。华坚在埃塞从事出口加工业务,可以合理规避欧美国家的关税征收和配额限制。

dedecms.com

第三,符合埃塞的政策导向。2010年以来,埃塞制定并实施了两个五年计划——《增长与转型计划》(Growth and Transformation Plan),希望大力推动工业化和经济结构转型,皮革和皮革制品产业被列入制造业优先投资的领域。埃塞政府还高度重视工业园发展,推出系列法律和优惠措施吸引企业投资和入驻工业园。此外,埃塞外汇储备短缺,希望通过大力发展出口,解决外汇紧张问题。华坚的投资不但推动了埃塞的工业化进程,而且帮助当地实现出口创汇,与埃塞的国家战略高度一致,可以享受海关、税务和换汇等多方面的优惠和便利。 dedecms.com

(二)积极分享中国工业化的知识和经验,不断提升投资地国家的自主发展能力 本文来自织梦

第一,培养劳工的产业技能。尽管埃塞劳动力资源丰富,但80%从事农业,农村人口识字率仅为39.5%,工业生产的经验和能力十分有限。华坚在埃塞的投资培育了当地的工业基础。如为新员工建立专门的培训教室,由经验丰富的中老师进行制鞋技术培训;对员工实行半军事化训练和企业文化教育,提高其纪律意识和团队精神。据华坚相关负责人介绍,培训前埃塞工人的劳动生产率约为中国工人的1/3,经过培训后,他们能够熟练地操作皮革切割、黏合、缝纫等制鞋工序,劳动效率提高到约1/2。

织梦好,好织梦

第二,引进工业化的生产和管理方式。华坚从中国进口现代化的制鞋设备,采用国际标准的管理规范,并促进管理人员融入当地。一方面,华坚从国内挑选200多名管理人员和技术骨干派驻到埃塞,每3年轮换一次,将中国的生产经验和管理方式带到埃塞。另一方面,华坚每半年选拔优秀的埃塞员工到中国免费培训,学习设备操作、企业管理和中文,培育埃塞本土的管理人员和技术骨干,促进中埃员工之间的交流合作。

copyright dedecms

第三,履行企业的社会责任。华坚建立标准化的现代厂房,提供职工宿舍和免费食堂等福利设施,不断改善埃塞员工的生产和生活条件。华坚还助力埃塞的慈善事业,如解决当地残疾人就业22人,为入境的索马里难民提供400万比尔的捐助,购买600万比尔的债券支持复兴大坝建设等,得到了埃塞民众的好评。 织梦好,好织梦

(三)与多方机构保持密切沟通,并建立良好合作关系

织梦好,好织梦

第一,与埃塞政府建立合作关系,努力构建利益共同体。华坚邀请埃塞投资委员会和工业部等机构在轻工城内设立办公点,提高埃塞政府在轻工城建设中的参与度,促进双方及时交流信息、共同处理问题。在以中资企业为主导的前提下,按照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模式,华坚将和埃塞政府合资建设道路、电力、污水处理等核心的园区配套基础设施,努力与埃塞构建利益共同体,实现双方利益共享,减少企业投资风险。

内容来自dedecms

第二,与中国机构保持沟通合作,争取国内各界支持。首先,加强与埃塞中国商会的合作,为华坚在当地的发展提供支持和保障。其次,与广东省政府等国内相关部门保持密切联系,对国内企业进行招商引资,为中国企业“走出去”提供信息、搭建平台。再次,与北京大学、国家行政学院、中国与全球化智库等国内多家高校、研究机构与智库保持沟通,提供企业调研,听取发展建议。此外,华坚主动对接国内主流媒体,报道企业发展情况,增加社会影响力。

dedecms.com

第三,与国际各方开展密切交流,扩大国际合作网络。华坚与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建立伙伴关系,双方拟从职业技术教育培训入手,共同推进非洲国家包容和可持续的工业发展。华坚与英国发展部驻埃塞办公室保持沟通,交流中国企业的投资和管理实践,学习英国国际发展的相关经验。此外,华坚还经常到非洲其他国家考察,向其领导人介绍在埃塞投资的成效和经验,谋求与更多非洲国家开展投资合作的机会。与这些机构的交流,提高了华坚的国际知名度,扩大了投资的综合效应。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二、华坚集团在埃塞投资及中国企业“走出去”面临的挑战

copyright dedecms

尽管华坚在埃塞投资初见成效,但是其发展速度不如预期,且发展也面临较大问题。由于产品品质和生产效益不佳,华坚的采购商纷纷减少或停止订单,使华坚工厂的经营遇到较大困难。华坚轻工业城目前仍处于建设投入阶段,综合建筑建设初步完成12万平方米,基础设施和周边配套仍较滞后。轻工城招商困难,入驻企业的数量和质量与预期存在一定差距。华坚相关负责人坦言,在埃塞投资需要10年到20年才能实现预想的发展目标。华坚在埃塞投资和中国企业“走出去”主要面临以下挑战。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一)投资地国家的治理能力不足

copyright dedecms

第一,制度基础薄弱,政策体系不完善,决策水平低。投资地国家普遍存在政治秩序不稳定、法制化程度低等问题。包括埃塞在内的大多数非洲国家政府决策能力不足,信息统计技术落后,数据资料缺乏,政策的兼容性和连续性较差。此外,政策参与不足,反馈机制不完善,政策调整滞后,使企业投资面临较大的不确定性。 copyright dedecms

第二,政策协调机制不完善,执行力弱,落地难。在埃塞,虽然中央政府具有较为迫切的发展意愿,但地方政府和职能部门对于中央决策的认知和接受程度不一。在政策执行过程中,部门间推诿、扯皮和腐败现象突出,行政效率较低。这使得企业难以及时、完整地享受到政府承诺的优惠政策,投资运营的成本和风险增加。 dedecms.com

第三,政党和族群冲突影响投资环境的稳定性和安全性。以埃塞为例,尽管自埃塞人民革命民主阵线执政以来,政治相对稳定,但是政党和族群间的经济纠纷和政治矛盾并未彻底消除。奥罗莫族和阿姆哈拉族两大族群不满第三大族群提格雷族在政府和安全部队广泛掌权,频繁发动局部性的反政府骚乱。作为重要的经济贡献者,华坚虽然和中央政府保持良好关系,但经常沦为地方族群和政党斗争的工具,经营活动受到一定干扰。 本文来自织梦

第四,罢工现象频发,且缺乏规则约束。以埃塞为例,受政治社会环境等复杂因素影响,经常发生不同规模的罢工,政府无法对其进行有效的规范和管控。自2017年11月以来,华坚经历了7次罢工,累计罢工天数28天,对企业的正常生产经营活动造成严重影响,使企业无法按时完成外贸订单,遭受巨大损失。

dedecms.com

(二)投资地国家的发展基础薄弱

内容来自dedecms

第一,产业配套能力较差。包括埃塞在内的大多数非洲国家,产业结构单一,工业发展缺乏积累,配套产业和中小企业发展滞后,企业投资不能得到上下游的配套支持。以华坚为例,虽然埃塞有丰富的皮革原材料,但是缺乏深加工能力,不能提供足量的高品质皮革产品,使得企业的发展速度和发展空间受到限制。 本文来自织梦

第二,劳动力素质不高。埃塞及多数非洲国家劳工的文化水平较低,技术学习和能力提升受到制约,劳动效率和技能水平较低。一些劳工经过中方培训,虽然技能有所提升,但是在守时、纪律和责任心等方面与工业化的生产和管理方式仍存在明显差距,影响企业的产品品质和生产效率。

织梦好,好织梦

第三,基础设施落后。大多数非洲国家的电力供应、交通运输和污水处理等基础设施落后,严重制约工业化的发展。在埃塞,电力系统开发程度低,停电频繁发生,严重影响企业正常生产。城乡道路建设滞后,企业运输原材料和成品的成本高但效率低。污水处理能力不足,企业的环保管控压力日益增大。 dedecms.com

(三)对外投资缺乏国内支持和保障 本文来自织梦

第一,对外投资缺乏统一的协调机制。中国企业对外投资,或者与国外政府谈判协商过程中,需要国内政府部门提供相应的支持机制。由于中国企业“走出去”时间短,经验不足,国内缺乏支持企业“走出去”的制度架构和政策设计,管理海外投资的职责分散、政策碎片化。企业在遇到困难时,不知道该找哪个部门,或者即使找到主管部门,但因为涉及多个机构或部门,难以在短期内协调解决。

copyright dedecms

第二,对外投资缺乏咨询培训等方面的支持。中国企业“走出去”,特别是进入非洲国家,常常会面临复杂的投资环境,但是国内目前对这些国家的研究积累较少,特别是涉及国别层面的深入研究,包括国情、法律、文化习俗、宗教传统等方面都十分缺乏。企业在“走出去”之前,难以在国内获取优质的咨询培训服务。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第三,对外投资缺乏国内金融支持、可持续的公共服务和社会保障。企业对外投资,特别是一些大型项目,需要大量的长期资金投入,但是多数发展中国家金融体系不完善,海外投资企业(特别是民营企业)获得资金支持的难度较大。企业“走出去”还伴随着大量人员的长期外出,但是相应的公共服务和社会保障体系,如医疗、教育和社区服务等十分缺乏,难以为外出投资者和工作者提供保障。

本文来自织梦

(四)企业的运营管理能力不强

织梦好,好织梦

第一,对海外投资研究论证不充分。不少企业对投资地国家的历史、政治、法律、产业和市场情况缺少深入了解,也缺乏购买咨询服务的意识。企业主只看到盈利的可能性,但对项目的可行性和潜在的风险研究论证不足。投资主体往往只考虑规划、建设、运营和服务的部分环节,但对综合情况了解不充分,对协调推进相关工作的难度缺乏认识。部分企业盲目跟风,投资效果不佳,撤资也面临困难。

织梦好,好织梦

第二,跨国管理缺乏经验。在公司治理和监管方面,海外投资与国内投资存在较大差异,对企业主提出新的挑战。一是企业管理更加复杂。企业对外投资,通常需要组建跨国的管理团队,内部治理架构更趋复杂,企业管理难度加大。二是面临文化习俗的不适应。如在管理过程中,由于语言等方面的问题,企业对当地的宗教和风俗习惯不够了解,与当地员工沟通不畅。文化误解和观念差异容易带来劳资关系冲突和中外员工矛盾。

dedecms.com

三、中国企业“走出去”的建议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与华坚一样,大多数中国企业海外投资都面临复杂环境和多重挑战。中国企业“走出去”,不仅需要企业自身的努力,而且需要国内各部门的支持与保障,还需要国际社会的共同合作。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一)企业应做好长期谋划和能力提升

copyright dedecms

企业对外投资根本上要遵循经济规律,提升自身在国际市场中的竞争力。第一,企业在投资前必须做好充分的评估,对投资地的国情、文化和产业有比较深入的了解,对可能存在的投资风险做好一定的应对预案。在此基础上,结合企业自身情况,做好长期战略和短期对策。第二,企业需要在内部治理、供应链管理、资金流转和跨文化交流等方面不断提升能力,适应企业国际化发展的需要。既要借鉴和保留在中国发展的成功经验,又要以属地化管理和本土化经营的理念深耕非洲,将非洲域情和中国经验有机融合。第三,企业要尽可能将自身利益与投资国的利益相结合,将自身优势和投资国需求精准对接,妥善处理与当地相关利益方的关系,使当地民众在合作中切实受益,实现共同发展。

dedecms.com

(二)完善对外投资的支持保障体系 织梦好,好织梦

企业“走出去”是一项复杂工程,需要建立系统性的保障体系。第一,中国政府在推进国家间交流合作时,可以通过建立和完善政府间的双边交流机制,协调双方的政策和制度,加强监管和风险防范,帮助企业对接当地相关部门解决问题。第二,整合国内各部门的网络资源,如统筹协调使馆系统、研究机构、咨询公司、律师事务所和社会网络等多方力量,加强对非洲的国别研究,建立和完善对外投资信息库等,为中国企业“走出去”提供政策指导和智力支持。第三,以国际发展合作署的成立为契机,加强和改善国际人才交流和沟通,对现有的国际人才培训与交流机制,如援外培训项目等进行系统的评估与分析,优化交流培训的效果,促进双方的知识分享、情感交流和信息沟通。第四,建立与海外投资者和工作者相适应的激励机制和保障体系,如建立就业培训、薪酬待遇、职业发展等方面的激励机制,完善海外医疗、基础教育等民生保障体系,并与国内的系统实现对接。 copyright dedecms

(三)加强与国际社会共商共建共享的合作

内容来自dedecms

中国企业在非投资不仅拓展中国企业的海外业务,也可以促进非洲国家的经济发展和工业化进程,对减少非洲贫困、推动中非共同发展具有重要意义。因此,中国在非投资应加强与国际社会的共商共建共享。第一,部分在非国际组织和第三方国家对非援助机构,如非洲联盟委员会、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英国国际发展部等,在非洲活动时间长、具有多元利益代表性、对非洲情况比较了解,中国可以加强与他们的合作,共同促进在非投资的可持续发展。第二,部分市场化和社会化机构在非经营时间较长,在金融、保险、咨询服务、法律代理、技能培训等方面已经建立一定的基础,可以加强与他们的交流合作,实现发展机遇的共商共建共享。 copyright dedecms

注释: 内容来自dedecms

①Irene Yuan Sun, Kartik Jayaram, Omid Kassiri, 2017: “Dance of the lions and dragons: How are Africa and China engaging and how will the partnership evolve?”, McKinsey & Company.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②World Bank Open Data, http://222.177.237.213:8000/rwt/GUOYAN/https/MSRYIZJPP7YYE5DEMJRX643PN73GH/indicator/NY.GDP.MKTP.KD.ZG?locations=ET, 2018/8/2.

织梦好,好织梦

③Youth unemployment behind unrestin Ethiopia: president, http://222.177.237.213:8000/rwt/GUOYAN/http/P75YPLUZNFYGR7LBN3TYILUDN7XB/english/2017-11/08/c_136737922.htm, 2017/11/8. 织梦好,好织梦

④UNDP, About Ethiopia, http://222.177.237.213:8000/rwt/GUOYAN/http/P75YPLUFPS4X63DRF3YYE3D/content/ethiopia/en/home/countryinfo.html, 2018/8/2. 织梦好,好织梦

⑤比尔(Birr)为埃塞俄比亚当地货币,2018年8月2日的美元兑比尔汇率为100美元=2745.6比尔。 copyright dedecms

参考文献:

内容来自dedecms

〔1〕阿尔卡贝·奥可贝,2016:《非洲制造:埃塞俄比亚的产业政策》,中译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2〕梁尚刚,2017:“中国华坚:融入埃塞本土”,《中国投资》,第2期。

copyright dedecms

〔3〕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等,2017:《对外投资合作国别(地区)指南:埃塞俄比亚》,中华人民共和国商务部。 内容来自dedecms

〔4〕张宏明、王洪一,2017:《非洲发展报告(2016-2017):非洲工业化与中国在非洲产业园区建设》,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copyright dedecms

〔5〕Irene Yuan Sun, Kartik Jayaram, Omid Kassiri, 2017: “Dance of the lions and dragons: How are Africa and China engaging and how will the partnership evolve?”, McKinsey & Company. 本文来自织梦

〔6〕Xiaodi Zhang et al., 2018: “Industrial Park Development in Ethiopia”, United Nations Industrial Development Organization and China Center for International Knowledge on Development.

织梦好,好织梦

中国国际发展知识中心“国际发展合作”课题组 织梦好,好织梦

课题负责人:贡森

copyright dedecms

课题协调人:王雄军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课题组成员:贡森  王雄军  陈笑  申秋 本文来自织梦

周雨  陈峥  刘宸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执笔:陈笑  申秋

copyright dedecms